欢迎光临欧贝特试验设备!  0531-55583886

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企业新闻

左小蕾不能将增长放缓理解成经济发展异常【搜了网】

左小蕾:不能将增长放缓理解成经济发展异常

通胀是经济现象,而经济现象基本规律有一定连续性,月度之间不可能出现大幅度变化。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有必要具体分析,对于因涉足房地产而造成的资金链困局,应持审慎态度。三大经济驱动力的形势印证经济的正常增长,也足以支持平稳正常的增长,而且可能是含金量更高的增长,千万不能将经济增长放缓理解成经济增长的不正常状态。

左小蕾

作者系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对经济形势和政策的分析,需要深研经济现象和形势变化的规律,方可对称信息,避免想当然的猜测。读统计局公布的4月统计数据,为避免误判形势,误导政策,笔者觉得有必要更深刻地认识通胀、经济增长、中小企业贷款、货币政策走势等被关注的焦点问题。

通胀是经济现象,而经济现象基本规律有一定连续性,月度之间不可能出现大幅度变化。如果通胀的压力和环境没有根本转变,较大幅度的变化预期就没有根据。CPI今年3月达到5.4%后,4月同比增长5.3%完全符合经济规律,如果与5%的预期不合,那只能是预期有误。

另一方面,短期政策调整因素对通胀的影响有一定滞后性。请注意4月PPI同比增长6.8%,增长率连续两个月同比上涨后出现下降。依笔者的分析,购进价格指数增长下降对PPI传导影响滞后约两个月。近期油价以及一些大宗商品价格有所下降对购进价格的影响,两个月后PPI增长率下降应是购进价格指数下降的传导影响,而PPI对最终消费的影响相信也会滞后。政策调控也需要有个过程。

笔者认为,近期输入性价格因素的变化由投机行为决定,在美元和全球宽松的货币政策未根本转变之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态势不会根本改变。购进价格指数下降的短期影响应该不是趋势性的。政策组合调控在短期内可以起到遏制通胀进一步恶化的作用,但根本转变通胀态势,尚有待国内外基本通胀压力因素的转变。所以,如果政策到位,今年的通胀可控制在可承受的水平之内。在平均10%以上的收入增长水平上,可承受的通胀水平应在5%至6%之间。

但政策组合调整不可能立竿见影,效果也不易量化,流动性管理不是静态的而呈月度化态势。央行公布4月货币供应量M2增长15.3%,央行4月的流动性管理与16%的货币政策目标非常接近。但当月M2可能没有包括全部外汇占款,可能还没有覆盖民间资金周转创造的流动性,所以仅看月度M2很难说4月流动性是合理的。因为4月顺差114亿,加上百亿左右的FDI,以及人民币升值鼓励的非贸易非直接投资的资本流入,外汇占款至少2000亿到3000亿。

市场管理政策对诸如联合利华散布涨价信息促销行为的惩罚,对人为调动需求增长影响价格上涨,以及连带引起其他商品也可能涨价的预期而人为增加其他商品需求推动价格上涨的结果,是一种无形的影响,很难量化成对通胀的调整结果。但管理市场无序行为,降低涨价的心理预期,效果也会在无形之中显现。蔬菜、食品生产供给矛盾应该说已缓解,但流通环节整合才能真正解决矛盾,降低蔬菜食品价格对CPI增长的推动作用,需要在改善流通环节上多下工夫。

在“十二五”规划的转型主线引导的“平稳增长”新理念下,未来五年包括2011年经济增长适当放缓是预期之内的事情。今年首季9.7%的增长在潜在增长率水平之上,应该具备稳定性。三大经济驱动力的形势印证经济的正常增长,也足以支持平稳正常的增长,而且可能是含金量更高的增长,千万不能将经济增长放缓理解成经济增长的不正常状态。1至4月投资增长26%,超过以往十年平均数24%。第一季度不包括民间融资的社会融资总额高达4.19万亿,完全可以支持9.5%至10%的经济增长所需要的投资增长。社会零售总额实际增长率12%,低于过去十年平均数13.8%,应该是过去两年汽车和住房快速增长部分有所下降后的基本消费,基本消费的刚性决定今年的消费增长会保持平稳。

就业形势也能反映经济正常增长态势。只要用工处于偏紧状态,就业的正常就显示经济增长速度是正常的。至于大学生就业难,有待经济转型和产业的转型,创造更高产业水平上的就业水平的增长,而非简单增加投资规模和推高投资推动的经济增长就能解决的。现在的2.5个百分点的投入,一个百分点的产出,属于规模递减效应。如果没有经济转型技术进步和科技创新带来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仅仅加大单位产出的资源投入推动更高的增长,也不可能创造大学生的就业机会,短期内还可能推高通胀。

用电量大幅增长不能解释经济增长放缓。4月全社会用电量增长11.2%,继续强劲增长,多地出现用电紧张状态。能源供给紧张一般是由于需求上升经济活动活跃。

因为房地产与企业之间的复杂关系,中小企业资金链与房地产信贷调控有直接联系。为了防止银行风险和房地产调控政策失效,并解决在主营业务经营中确有资金周转的中小企业的信贷困难,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有必要具体分析。对加工贸易领域中确有订单或者仍然以实体经济为主营业务正常增长的中小企业,可以从现有银行贷款额度中特别划出一定比例,设立专项中小企业贷款,而不是增加银行信贷总额度。对于企业因涉足房地产而造成的资金链困局,则应持审慎态度。如果仅仅因为中小企业贷款难而放松银行信贷管理,对控制通胀和调控房地产非常不利。

基于上述分析,笔者认为,现在的宏观政策组合有继续的必要。按照现在的经济规模和增长速度,银行信贷可能在7.5万亿左右,加上发行频率大大高于去年的银行理财产品,表外融资可能会超过两万亿。假设债券融资和股权融资与去年的6万亿持平,还有至少万亿民间融资,今年社会融资总额可达16.5万亿以上。稳健而非紧缩的货币政策在短期内不应改变。在美元宽松的货币政策没有根本转变之前,汇率升值吸引更多的热钱流入,对通胀非常不利。应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的水平重新评估中美双边汇率。另外,对近期市场和流通运输领域的无序和分散,有必要加强整合。否则,蔬菜食品生产过剩,也不能保证充分供应,价格也得不到预期的调整效果。

扪筋切骨培训

打头机电脑

工业散热器

相关文章